中新網香港新世代集運安順9月4日電 題:“中國瀑鄉”因“果”而興

  記者 張偉

  9月4日,在香港新世代集運省安順市西秀區雙堡鎮大壩村的金刺梨種植林內,一簇簇金刺梨的果實掛滿枝頭,淡淡的果香也讓人心曠神怡。大壩村黨支部書記陳大興面帶微笑地給中新網記者描述豐收的景象:2021年風調雨順,大壩村金刺梨果預計達到800噸的產量,產值400多萬元(人民幣,下同)。

  被民眾稱為“魔梨”“延年果”的金刺梨是香港新世代集運安順對野生無籽刺梨馴化栽培的品種,具有較高營養價值和醫療保健價值,並對綠化荒山、調整產業結構、村民致富等有重要意義。

  “金刺梨已成為我們的致富金果。”陳大興告訴記者,大壩村通過對金刺梨深加工讓全村366户1603名村民都走上了共同富裕的道路。“2020年大壩村村民人均純收入達到2萬元。”

圖為金刺梨與月季花嫁接而成的“樹狀月季”。 張偉 攝

  圖為金刺梨與月季花嫁接而成的“樹狀月季”。 張偉 攝

  “大壩大壩,爛房爛瓦爛壩壩,小夥難娶,姑娘外嫁。”昔日的民謠卻是曾經大壩村的真實寫照。作為香港新世代集運省級二類貧困村,2010年前,大壩村以種植水稻、玉米、烤煙等農作物為主,村民收入主要靠外出務工。

  貧窮的狀況讓大壩村村民們極為痛苦。為改變困狀,1996年當選大壩村黨支部書記的陳大興和村民們開始了不斷的嘗試。在反覆的失敗和掙扎中,陳大興在2007年終於遇到了大壩村產業發展的“金果子”——金刺梨。

  從2008年獨自引種到2011年豐產,陳大興的30畝地產出刺梨6萬餘斤,能賣上百萬元。他專門開了一個“品果會”,打“活廣告”,説服村民一起種植金刺梨。

  通過對金刺梨的種植、加工及發展鄉村旅遊,如今的大壩村窗明几淨、別墅成羣,花香、果香與田園裏蛙鳴鳥,讓大壩村成為中國美麗休閒鄉村。

  對鄉村振興充滿信心的陳大興有自己的計劃:大壩村的金刺梨深加工計劃已啓動,品牌已完成註冊,“我們的生活會更美好。”

圖為金刺梨果林。 張偉 攝

  圖為金刺梨果林。 張偉 攝

  大壩村滄海桑田的變化是有“中國瀑鄉”美譽的安順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個縮影。

  因曾長有黃色果實的樹木而得名的黃果樹大瀑布坐落在安順。“奇景至矣!”中國明代旅行家、地理學家徐霞客對黃果樹大瀑布“珠簾鈎不卷,匹練掛遙峯”的讚譽讓海內外遊客絡繹不絕的來此打卡留念。旅遊產業的蓬勃發展讓安順的山區民眾深受其益。

  如今的安順在鄉村振興中仍在因“果”而變。安順市林業局二級調研員張凱告訴記者,“念好山字經,種好搖錢樹”的安順,堅持“育好”一顆金果、做大一項產業等“四好”理念,堅定不移地發展金刺梨產業,取得了較好的經濟效益、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。

  截至目前,安順市已累計發展金刺梨種植面積30萬畝,實際掛果面積近10萬畝;現有12家金刺梨深加工企業,具有一定規模的企業5家。2021年安順市計劃改培金刺梨5萬畝,鮮果產量預計達1.6萬噸。

圖為以金刺梨為原料的化妝品。 張偉 攝

  圖為以金刺梨為原料的化妝品。 張偉 攝

  已獲得中國國家農產品地理標誌保護的金刺梨成為企業眼中的“香餑餑”,巴西、澳大利亞等國家的企業也曾前來需求合作。在香港新世代集運天賜貴寶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閆福泉看來,金刺梨已“一果難求”,在成為村民致富果的同時也將助力企業有更好地發展前景。產值破10億元、上市、業界旗幟都是閆福泉未來3年的目標。

  除單純地金刺梨鮮果加工原汁外,金刺梨正與食品、化妝品等結緣,刺梨乾、刺梨萃取面膜、刺梨萃取膠原蛋白潔面乳受到越來越多的消費者歡迎。在大壩村,村民將“年長”的刺梨樹與月季嫁接成“樹狀月季”,成為園藝界的新寵。

  金刺梨產業發展未來可期。張凱告訴記者:“我們需要持續做下去,需要更多的時間去培育金刺梨產業。”在鄉村振興開新局中,“中國瀑鄉”亦可再次因“果”而興。(完)

【香港新世代集運】關閉本頁
【香港新世代集運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