叮鈴鈴……秋日的餘暉裏,下課鈴聲打破了貴陽市烏當區下壩九年制學校的寧靜。孩子們陸續前往各個場地,在老師的指引下,開始一天的課後託管服務活動。

  學校寬敞的場地,不僅可以開展各種常規課後活動,還可以加入眾多本地民俗文化和傳統文化等。而這些,也讓學校的課後託管服務顯得與眾不同。

  和許多城區學校一樣,下壩學校也開展了籃球、足球、羽毛球等眾多課後興趣小組,但作為一所農村學校,這裏有許多鄉土的特色項目,讓學校的課後託管內容顯得頗為不同。

  足球場上,孩子們用一根穗帶系成的花棍,伴着音樂的旋律,便能跳出一段優美的花棍舞。大家靈動的身姿,自信的表情,是對這一藝術滿滿的喜愛。

  記者採訪前一天,學校花棍舞代表隊才到貴陽市參加新時代好少年表彰大會。除此之外,該特色項目還在貴陽市的眾多大型活動上嶄露頭角。

  令老師和孩子們倍感自豪的,是老一輩花棍舞表演者,曾到新加坡、德國、馬來西亞等國表演。

  採訪中,孩子們七嘴八舌地説,花棍舞好看,尤其花棍舞的服裝更好看,得一千多一套呢。“舞蹈好看,可以傳承本民族的文化。”初二學生宋紫嫣説。

  教授花棍舞的老師王豔,本是下壩鎮谷金村的村民,因懂得花棍舞,於是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引進到學校,成了一名臨聘老師。

  她對記者説,花棍舞是貴陽市烏當區下壩鎮一種特有傳統民俗舞蹈,歷史源遠流長,集舞蹈與武術於一體,從人體的肩部到腳部都得到了活動,動作優美大方,律動感強,因此一直備受喜愛。

  “花棍舞在歷史中世代相傳,從根本上集中表達了當地人的願望,體現了千百年來人們思想的變化,對研究歷史長河中的精神追求是寶貴的歷史資料。”王豔説。

  如今,學校每週有兩次花棍舞正式課,加上一次興趣課,讓這一當地獨特的藝術得到了很好的傳承。王豔希望,通過這樣的形式,能讓這一獨特的文化記憶一代代傳承下去。

  在下壩學校,花棍舞只是當地民俗文化的代表之一。在學校開展的29個課後興趣小組中,許多都來自當地的民俗文化,充滿了當地特有的泥土氣息。

  在紙陶工坊,24個孩子正在老師的帶領下,認真地製作陶器。周圍的架子上,則擺滿了他們勞動結晶:龍舟、民族大團結樂器、兵馬俑等。泥塑製作時間長,需要孩子們分工合作。

  “孩子們的興趣非常濃厚,每次上課都會排隊,下課了還不想走。”美術老師吳家惠説,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,智的部分課堂上一直在進行,因此希望這樣的課程,能給孩子們關於美的訓練,提升他們的藝術鑑賞力。

  在刺繡工坊,孩子們正在一針一線地學習;在根雕工坊,孩子們正手持電鋸和雕刻刀等工具,聚精會神地進行雕刻創作;在一間教室裏,一些孩子正在學唱布依山歌:“鳥兒要飛大山坡,魚兒要遊大江河,少年要勤學知識,長大前途才遼闊……”

  教授山歌的代課老師羅燕説,村裏遇到辦酒等重要場合,都會唱布依山歌,四五十歲的村民都會唱,但年輕一代會的已經很少了,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,讓布依山歌繼續傳下去。

  教授根雕的王成華本職工作是學校的一名保安,因擅長山水畫、書法、嗩吶、蘆笙等藝術,於是也被聘為孩子們的根雕老師。

  “平時就喜歡搗鼓這些東西,後來學校有需要,孩子們也喜歡,我當然很願意教。”王成華説。

  鄉村少年宮民族文化主題館,就是開展這些課後活動後,孩子們勞動和智慧的結晶。在這裏,可以看到花棍舞的各種道具,以及孩子們口中漂亮昂貴的服裝,以及各種各樣的紙陶雕塑畫、刺繡作品、版畫作品、剪紙作品、水拓畫……

  而幾乎每一件作品,都富有當地獨特的特色。一件牧童騎着水牛踏青的簸箕畫,不僅是少年眼中的藝術,更是下壩鄉村生活場景的再現。

  當然,學校更是天然的展館。在錦繡水東的文化牆上,不僅有水東文化的介紹,以及劉淑珍、宋昂等水東傑出人物代表,更挖掘了當地貢院歷史;

  不僅有以二十四節氣為代表的中國民俗文化牆,而且正在開闢土地,打算按照班級,每個班的孩子各自在自己的園地裏體會春耕秋收的樂趣;

  不僅有孔子的雕塑,還有孔子弟子命名的八角亭,甚至學校的走廊等地方,都把理念貫穿到了每一個細節……

  所有這些,用學校副校長張建飛的話説,那就是學校的辦學目標:“辦特色學校,育儒雅人才。”

  “‘雙減’政策實施以來,下壩學校積極落實,並開展了豐富多彩的課後託管服務。結合學校的實際,我們希望開展的項目既能滿足孩子們的需求,又能體現當地特色。”他説。

【香港新世代集運】關閉本頁
【香港新世代集運】